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學界焦點

 

突發事件微博話語權威建構路徑探討

作者: 楊家勤 發布時間:2015-06-25 15:18:00 來源:新聞記者

【本文提要】 通過微博發布突發事件,常需借助話語策略,提高話語權威和可信度。微博主要通過@、引言和附上鏈接網址等技術手段,訴諸官方話語權威、親歷者的經驗權威、權威人士的社會權威及正義感權威等話語路徑,建構權威。在話語路徑方面,官方微博在借助正義感權威,表達正義譴責肇事者的同時,常整合各方面因素理性地判斷和表達,綜合運用多種話語權威。草根微博主要關注親歷者經驗權威,有意遠離官方性的話語權威,理性地引用多種權威的能力也尚需加強。

【關鍵詞】 突發事件 微博話語 權威建構 路徑

近年來,微博“在歷次重大突發事件面前,其網絡輿論影響力和對現實的作用力得到強化,倒逼改革”,①給黨的執政建設帶來一定影響。2010年的江西宜黃拆遷自焚事件、2013年的系列城管事件及2014年的西安某幼兒園喂藥等諸多事件中,微博在督促政府相關部門采取措施,加速事件解決方面功不可沒,其權威也與日俱增。然而,微博作為虛假信息和謠言助長器的弊端也不容忽視。突發事件時,各種真假微博信息鋪天蓋地砸向受眾,不僅混淆視聽,也使微博公信力遭到質疑。對此,微博有必要加強話語權威建設,以維持其既有威信,更好履行輿情引導職能。目前學界相關研究主要聚焦于微博話語權分配、②微博話語秩序的構建③等,而關于話語權威建設的研究鮮有見聞。

一、突發事件中的微博話語權威分析

作為一種基于草根的網絡媒介,微博既沒有法律條文的行政權力權威,也沒有特定官方的媒體行業權威。突發事件發生時,當各種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信息涌現在各種媒體上,只有那些權威性的表達才能贏得受眾的關注和支持。

1.官方微博話語權威

麥克盧漢曾指出媒體是人器官的延伸。④政府機構及官方媒體開通微博,旨在借助微博接地氣和包容性,延伸傳統官媒的政策宣傳和輿論導向功能。在人人皆記者的虛擬世界里,官方權威已經褪去很多光環。面對廣受追捧的草根微博、微信等新媒體競爭,官方媒體當務之急是建設話語權威,挽回日益下滑的受關注度,消除草根階層對官方媒體的固有成見。

突發事件中,不是事件親歷者的官方微博主,如何提高其話語權威、說服受眾接受其話語成為重中之重。對此,官方微博主不妨通過引用政府機構、權威人士和親歷者的話語,以提高話語說服力,彌補非親歷者(見證者)的缺陷。作為官媒有機組成部分的官方微博,自然承襲了傳統官方媒體的行業權威或其所附屬國家機關的權力權威。然而此類權威容易引發傳統媒體翻版的聯想,可能將求新求異和反傳統的現代受眾進一步推向微博微信等新媒體。話語權威尤其是親歷者的經驗權威則有助于官方微博主贏得草根受眾的身份認同,重新贏得被草根新媒體吸引的受眾群體,以優化傳統媒體的宣傳功能。

2.草根微博話語權威

微博誕生之初,普通網民開通微博并沒有明確目的,也未受到普遍關注。中國最早的微博網站飯否和嘰歪均慘淡經營,最終關門了事。隨著微博在國內外突發事件中所發揮的重大影響,微博作為事件的第一報道者和主要輿論渠道,讓人們見證了其社會動員的巨大號召力,受關注度急劇提升。“在2010年輿情熱度靠前的50起重大輿情案例中,微博首發的有11起,占22%。” ⑤草根微博主逐漸意識到微博的可利用價值,嘗試把微博作為信息傳遞、輿情爆料甚或是維權的重要手段。

與此同時,一些微博事件看似沒有體現直接的社會抗爭,但是關涉公共事件,公眾的社會參與與批判也是對當前社會、現象的抗爭,對自己所處社會環境與個體生存狀態的抗爭。⑥比如江西宜黃拆遷自焚事件中的鐘氏兄妹、湖南瓜農事件中的鄧家女兒以及山東東平性侵女生案中的平平等,均借助微博向社會求助,最終贏得社會廣泛關注,為維護自身權益爭取了強大外援。突發事件中的草根網民是事件親歷者和第一講述者,在事件報道中必能搶得先機;其草根網民身份及其草根化語言,也容易贏得同為草根身份的廣大受眾的關注和接納。草根微博已然成為社會輿情的重要組成部分,為相關部門的決策制定提供重要依據,也是維護草根權利的重要手段。

然而,草根弱者甚或受害者的身份,在話語層面上常出現情緒化表達,甚至出現借助微博嘩眾取寵、借反權威之名謀個人之利等現象。此外,草根階層的視角狹隘、語言能力弱、信息整合及網絡技術等掣肘因素,均影響了其權威屬性。為提高優化微博功能,草根微博主必須利用各種話語權威策略,甚或官方話語權威,提升話語層次和影響力,彌補草根非專業化報道所引發的質疑和不信任。
二、突發事件微博權威建構的話語路徑

突發事件中,無論是信息傳遞話語還是權利主張話語,效果均取決于受眾是否認同話語者觀點,并采取相應的行動。微博的出現改變了人們表達訴求的方式,使其越來越成為情緒表達的舞臺。由于微博輿論的社會情緒放大功能與社會轉型息息相關,過去一段時間不當的社會運行機制、宣傳體制使整個社會彌散著懷疑的氛圍,由此生成的輿論常帶有一些偏頗。⑦話語權威有助于激發受眾的關注參與,是微博主為實現微博話語功能而訴諸的主要話語路徑。

1.官方話語權威路徑

官方話語權威指通過引用官方機構或官員的話語而獲得的權威,是增強微博權威性和可接受性的重要途徑。微博通過@某一官方微博賬戶,或是在信息末尾附上一個官方報道網址,不僅便于受眾連接閱讀更多細節,更突出博文的權威出處;或在微博正文中直接指出某某相關負責人證實此事等,如“據廣州市公安局通報,截至昨日22時30分,……”(《新京報》2014年7月16)。官方話語源頭彰顯話語的傳統權威。微博主通過相關鏈接,以增加話語的權力權威分量,提高話語的可信度。

官方微博主受傳統媒體從業習慣思維的影響,樂于借助官方話語權威,增加權威力量,確保話語分量。在“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微博賬戶涉昆明砍殺事件的15篇微博(2014年3月1日至3日)中,除了兩篇評論外,其余的10篇均引用了權力機構和人員的觀點,甚至出現同一篇同時運用兩個不同的官方話語權威。

2.親歷者經驗權威路徑

微博主通過轉述親歷者話語能建構有效的經驗權威。事件親歷者關于事件的陳述易于使受眾感同身受,在受眾中獲得較高權威。突發事件中,第一個報道突發事件的微博常具有極高的引用率。2014年3月的昆明暴恐事件中,一個賬號名“上官曌”的親歷者躲在一家手機店內發布的求救微博,在兩個小時之內迅速被轉發了1.43萬多次。轉發者不乏名人甚至官方微博,如作家蔣方舟、云南省重點新聞站的云南網、云南信息報、昆明警方、映象網駐馬店官方微博等,而該博主其他博文被轉發的不足50次。同樣,2014年7月15日19點30分,廣州301路公交車爆炸。草根“咕叮”在20點零3分首次發布帶3張圖片的微博,截至21點23分時被轉發了5899次,轉發率遠遠超過同一時段廣州公安(50分鐘內轉發了2537次)及廣州日報微博(42分鐘的658次)以及廣州新浪(70分鐘的3518次)。

現實中,事件親歷者畢竟是少數,微博主大量借助他人的經驗權威,官方媒體也不例外。2013年7月17日,湖南瓜農鄧正加在與城管的沖突中死去,鳳凰網微博分別在18日兩次分別引用了死者外甥黃素君和弟弟鄧永才等親歷者對 事件的陳述。“在面對突發性新聞事件時,記者很難做到‘第一時間’出現在‘第一現場’。” ⑧過多借助非專業草根經驗權威無法凸顯甚或削弱媒體人的專業優勢。鑒于此,官方微博對親歷者經驗權威的引用非常有限。2014年8月10日下午,湘潭縣婦幼保健醫院一名產婦,因剖腹產術后大出血不幸死亡。筆者在13日晚上22點搜得119篇相關博文,其中官方27篇,僅4篇引用了親歷者死者家屬的觀點,82篇普通網民的微博,有44篇直接引用家屬觀點。官方親歷者經驗權威的引用明顯低于草根。

相比之下,熱衷于個性表達的草根微博主或許出于維護自身特色,或許出于對官方的不信任,更傾向于借助親歷者經驗權威。突發事件一般發生在草根民眾中,親歷者經驗權威的訴諸很容易贏得草根受眾的感同身受。草根受眾訴諸經驗出于一種本能,意在利用親歷者有圖有真相的訴說贏得事實勝于雄辯之效。我們認為,為避傳統媒體簡化版之嫌,官方微博更是需要放棄固有的權力地位優勢,壓縮官方話語權威,改變“高大上”的表達模式。

3.權威人士社會權威路徑

權威人士憑借其在社會上的名譽聲望而不是權力地位獲得的權威,即為社會權威。如著名演員、知名作家、企業家和救人英雄及某一行業的杰出人士等。此類權威人士并非憑借官方機構獲得,而是依賴個人努力、毅力、特殊的才能或高尚品德獲得受眾的愛戴,在受眾中享受一定的權威,其言行能對受眾產生一定的影響。

借助權威人士話語和觀點是保障話語權威性又一重要手段,尤其是涉及一些行業的專業知識時。如2014年8月2日昆山爆炸事件,《中國日報》微博引用了瑞金醫院燒傷科主任醫師張勤的權威判斷:“多為爆震傷,后期死亡率很高。”對受眾來說,專家的行業權威自然賦予其話語專業科學性,可信度毋庸置疑。草根微博主更是受到知識、專業和眼界視角等方面的限制,其微博容易成為以訛傳訛的謠言滋生地。借助權威人士觀點提高話語的權威性和信譽度尤為重要,有利于維護草根微博固有的群眾基礎。

4.正義感權威路徑

訴諸正義感也是微博話語獲取權威及受眾信任的重要手段。正義感是居于人內心的讓人明辨真假美丑,區分是非善惡的道德情感。突發事件發生后,人們需要評價突發事件始作俑者、救援者及其他參與者,勢必訴諸正義感因素。當微博話語蘊含著與受眾心理一致的正義感就容易獲得贊同,享有較高權威。2014年3月,西安某幼兒園為了經濟利益而違規喂藥,損害了孩子們的身體健康。該惡劣事件被網民公開后,無論官方微博還是草根微博均對幼兒園工作人員“只重園方利益,無視孩子健康,突破教育底線”(新浪微博3月12日)的惡行予以強烈譴責。同年,廣州7·15公交爆炸案后,微博主紛紛發文,“譴責一切針對無辜者的暴力行為”(東方網7月15日)及“所有對無辜生命下手的都是暴徒是惡魔”(孤煙暮蟬7月15日)。然而進一步的研究發現,官方媒體在譴責的同時保持了冷靜,同時呼吁人們注意防范及心理疏導。“譴責犯罪分子冷血的同時,關鍵是要防患于未然”(中國之聲7月16日)。央視7月15日的微博“把個人私憤發泄到社會公共環境下,行為極其惡劣,嚴懲的同時也需要做好積極的心理疏導”,譴責十分克制,不失理性。

官方微博在正義感權威方面所表現出的理性,源自其突發事件中的調停人和輿論引導者的角色意識。同傳統媒體相比,官方微博需要在明確表達態度、譴責肇事者的同時,適時評價整合當前社會輿論,合理誘導網民的行為和意識,引導公眾輿論順利健康地發展。作為業余愛好的普通網民,發表微博僅是表達一下自己的感受或所見所聞,甚或僅轉發一下別人的微博。草根微博受到個性和自由意識的主導,受到視野、表達和文化素養等鉗制,不愿也無力把握全局,因而常流于情緒化表達。
三、突發事件微博權威建構的技術路徑

在網絡技術層面上,突發事件微博常通過@其他微博話語或直接引用他人的話語觀點或者通過超鏈接網址等路徑,增強話語信度,建構話語權威。2014年8月9日,重慶女孩搭錯車失聯,8月19日后被發現遇害。官方的平安銅梁和《新京報》微博在19日引用了重慶警方證言及當事人蒲正福的交代,同日的《人民日報》微博和新疆961新聞廣播微博又分別@了平安銅梁和《新京報》微博。本研究發現無論是官方微博、大V微博還是草根微博在技術層面差異不大。筆者在8月28日以“重慶女孩搭錯車失聯遇害”為關鍵詞搜得35篇微博。其中24篇共引用權威話語37次,《法制晚報》19日微博不僅使用“警方查明……”和“據蒲交代……”等權威官方及當事人的話語,同時還提供了超鏈接網址。賬戶名為“貴陽王進”的草根微博既@了今日頭條,也提供了銅梁公安網的超鏈接。

在論辯技術方面,微博主常集合各種話語權威為說明論辯的依據,并通過系列微博建構某一話題的權威性表達。具體來說,主要遵循如下路徑:突發事件發生時,微博主尤其是官方微博主借助親歷者的所見所聞報道事件本身,建構親歷者經驗權威;然后借助社會權威人士觀點以建構其報道的社會權威;再訴之于社會普遍認同的正義感權威,引導人們對事件正確評價;當一定社會氛圍形成,時機成熟,微博主將調用官方的話語權威為解決事件提出對策。

以西安某幼兒園喂藥事件為例,這一事件首先是賬戶為“極光之極”的網民在2014年3月10日報道的,《人民日報》3月12日發表微博,從家長的視角譴責幼兒園“憑啥給娃亂吃藥”;3月13日上午的微博指出,“同屬一個法人的另一家幼兒園也承認類似做法”,兩篇微博主要引用當事人的親歷經驗權威。同日下午發布微博@西安發布的通報,告知了市衛生局和教育局的相關行為,官方話語權威彰顯;晚上23點發布微博引用“人民日報記者姜峰消息”,調用了媒體行業權威人士的社會權威。在運用系列博文梳清事件始末后,23點46分發布題為“微議錄:拿什么承諾孩子一個美好世界”,調動正義感權威譴責幼兒園“在嗜利路上”的“良心變質”,同時呼吁“嚴查徹辦、加強監管”,以“還孩子一片純凈的天空”。當然官方有時無法得到親歷者經驗權威,也常在報道事件之初直接借助官方話語。如重女孩慶搭錯車失聯遇害事件中,《人民日報》等官方微博直接引用銅梁警方的信息。

此外,官方微博說理論辯思路嚴謹,通過系列微博綜合運用多種權威話語,提高話語的論辯說服力。2014年8月24日,湖南龍山縣皇倉中學軍教官和學生及教師發生沖突,人民網微博在25日發表7篇系列博文,先后運用學生的親歷經驗權威、龍山縣人民政府、龍山縣人武部等官方話語權威以及“教官打人……也要嚴懲!”的正義感權威。相對而言,草根較為感性,僅限于拋出問題,缺乏較為嚴密的論證,話語權威單一。在調查軍訓沖突事件中,草根網民很少發系列相關博文。

結語

本文探討了突發事件微博話語權威建構的主要路徑。結果顯示,突發事件微博主要通過@其他微博、超鏈接網頁及引言等技術路徑,同時借助官方話語權威、親歷者的經驗權威、權威人士的社會權威以及正義感權威等,提高話語可信度和說服力等,有效增強微博的輿論宣傳效力。此外,官方和草根微博主均注重借用話語權威提升話語的威信力,然而二者在具體運用方面,還存有差異。官方微博受習慣心理及媒體素養優越感的影響,傾向于官方話語權威,而草根微博則更偏重于親歷者的經驗權威。

(作者系:合肥師范學院外國語學院副教授、博士。)

(本文受基金項目:安徽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涉政微博話語權威建構模式研究”(AHSK11-12D260);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基金項目“語篇互文視角下的演講修辭性敘事模式研究”(13YJAZH115)的資助。)

注釋:

①周培源、姜潔冰:《政務微博的傳播效果研究——以新浪微博為例》,《新聞世界》2012年第9期

②梁芷銘:《論公共領域視角下網絡新聞發言人制度——政務微博話語權研究系列之七》,《南華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1期

③張冠文:《微博話語秩序的建構》,《當代傳播》 2012年第6期

④馬歇爾·麥克盧漢著,何道寬譯:《 理解媒介》第246頁,商務印書館2007年版

⑤李敏:《公共突發事件網絡輿情的傳播模式和演進機制研究》,《領導科學》2011年第32期 
⑥焦德武:《微博輿論中公眾情緒形成與傳播框架分析——以“臨武瓜農之死”為例》,《江淮論壇》2014年第5期

⑦焦德武:《微博輿論中的情緒及其影響》,《江淮論壇》2013年第3期

⑧李東:《后微博時代的媒體訴求與話語操作》,《記者搖籃》2011年第4期

南粤风彩26选5开奖查询